黃山第一為民服務平臺

雨 荷

2019年07月01日 10:07:25 | 作者:查晶芳 來源:黃山在線
|

傍晚,雨如期而至,淅瀝有聲。心喜,急急約了女友,直奔荷花塘看荷。

那片荷早已在心中。朋友圈不斷有人曬各種美圖,直看得我心癢;且自那日,聽了一曲《芙蓉雨》,更是心心念念著雨中蓮荷。

“藕花香,染檐牙,惹那詩人縱步隨她。畫船開,心隨她……”當淅淅瀝瀝的雨聲、清脆如珠的琵琶音里,漸次傳來芳華女子溫婉如玉、柔滑似緞的歌聲時,一顆心瞬間沉醉:恍見一出水芙蓉于一蓑煙雨中娉婷而立,婉約迷離,如夢似幻……我雖不是詩人,卻又如何能不動容不“縱步隨她”?

倚著欄桿,見一池碧水,半塘清蓮。蓮葉田田,擠擠挨挨,青翠欲滴。葉子出水很高,那些平展舒張的荷葉像一個個碩大的碧玉托盤,正是“水面清圓,一一風荷舉”之態;也有些葉子因風卷曲了,露出背面蒼白的葉脈,頗有“倦倚西風夜已昏,嬌羞脈脈同誰語”的病美人模樣。晶瑩剔透的水珠,似珍珠,像玉佩,在光滑的葉面晃晃悠悠,滾來蕩去,那歡欣雀躍的樣子看著極是喜人,是歡迎我們的到來,還是這些調皮的水精靈在自歌自舞自開懷?

苗 青/攝

塘中盛開之荷,粉萼盈盈,亭亭靜立。尖尖的荷苞則三三兩兩隱于密密的荷葉間,有幾朵已經泛出粉色了。她們躲在那高大的荷葉下,像少女嬌紅著臉頰,既害羞又忍不住露點小臉“倚門回首,卻把青梅嗅”。

亭亭的蓮荷,沐著雨絲,溫婉地立于水中。細碎的雨點落入池中,水面漾開無數靈動的漣漪,遠遠瞧著,那蓮荷便像是開在一片躍動的花絮間,又像是立于一池飛揚的笑靨之上。風起時,似滿臺青衣,翩翩起舞;而水靈靈的綠意更是從眼里一直漫至心底,讓人神清氣明。難怪“一身詩意千尋瀑,萬古人間四月天”的林徽音每每吟哦釀制佳作,必得面對庭中一池荷葉。

一陣風過,淡淡的清香像“遠處高樓上渺茫的歌聲似的”,香里還透著絲絲清爽的涼氣。這般入骨、入心的清香雅韻,誰能不愛?想起沈復筆下的蕓娘,那個被林語堂贊為“中國文學史上最可愛的女人”,每至“夏月荷花初開時,晚含而曉放。蕓用小紗囊撮茶葉少許,置花心,明早取出,烹天泉水泡之,香韻尤絕”,何等雅致慧心!

雨中的荷塘,雖無“映日荷花別樣紅”的明朗艷麗,卻獨有一份空靈的清新與明凈。“花木的潔凈,能在瞬間平復你百轉千回的內心”,真是不假。這一刻,風繾綣,水氤氳,翠葉輕搖,淡香遠溢;蓮在水中央,我在水一方,紅塵煙火遠,靈臺思緒明。眼前這蓮,清芬明潔,優雅淡然,無論你來與不來,賞與不賞,她只年年于此,不喜不悲,潔凈如初,靜待那有緣之人在某個艷陽高照日或細雨霏微天來此相見……這樣一份美好,即便隔著一段光陰、一水距離又何妨?

百媚千紅,蓮最獨特。“灼灼荷花瑞,亭亭出水中”,清寧淡雅,意態高潔。曹雪芹贊“其為性,則冰雪不足喻其潔;其為貌,則花月不足喻其色”。且“無一物一絲不備家常之用”。李漁在《閑情偶寄》中說“予四命(春蘭、夏荷、秋棠、冬梅)之中,此命(夏荷)為最”。蓮這種“出淤泥而不染”且“能花復能實”的品性,就像世間某一種人,入世極深,歷經坎坷,飽經磨難;卻纖塵不染,貌潔行端,惠施無數。不由人不心生嘆服、仰慕。

值班編輯:程紅妹

熱點新聞

    查看更多

    麻将游戏下载单机版免费下载